当前位置:我要配资 > 权证 > 正文

配资公司排名,在大盘跌破2800点的背景下

未知 2019-12-02 03:21

  不过,2007年一直到2008年上半年,随着大盘一路走好,南航正股的价格再没有下过8元,直到6月17日,在大盘跌破2800点的背景下,南航的价格才破了7.43元的行权价,上周五更是跌至6.8元,可惜此时南航认沽已经结束了交易!

  上交所产品开发部副总监李京真表示,“假如没有创设,南航认沽证的价格就不是5角,而是8元、10元了。”而上交所随后的公开申辩中更强调,“权证创设机制保护了大多数投资者的利益。”

  许先生等不少投资者认为,就算权证投机确实存在,但创设制度却没起到遏制效果,反而给了券商光明正大的炒作理由。

  这一逻辑很简单,尽管基本上每只权证都有过爆炒的迹象,不过,南航认沽的爆炒远超其他认沽权证,在一年的交易时间里,南航认沽成交了近2.4万亿元,接近2007年中国GDP的10%,这一数目远超其他任何一支权证,巨量的成交额背后,券商是最大的推手。

  “券商不是福利院,他们有自己的利益,如果不是创设能赚钱,他们会好心肠地遵守上交所要求去拯救大多数权民?”许先生据此认为,券商在拿到创设的权利之后,正好变成了上交所口中“要严厉打击”的投机者。

  时至今日,很多学者在分析股改权证时都会忍不住摇头,他们认为那是“一颗充满诱惑的青苹果”。“现在来看,股改很多制度设计都有硬伤,伴随股改推出的权证就是典型。”一家券商经理人表示。

  “我已经倾家荡产了。”这是号称“南沽维权领头人”许先生在电话中说的第一句话。在许先生的这支维权团队里,赔光全部身家的比比皆是,“维权”成了他们唯一的事业。

  “内在并无价值、存续期长、配资公司排名短线巨大波动、在牛市背景下极低的价格、T+0的交易模式给了众多投机者进入的理由。”权证爆炒具备充足的理由,从钾肥认沽的义庄到中集认沽、华菱认沽的“疯狂末日轮”也证实了这一点。为了保护投资者,必须遏制炒作,最有效的方法是改变权证的供应数量,创设制度由此推出。

  参与权证投资原本是个人行为,风险自担,可惜从招行认沽开始,创设给券商带来的利益太大了,导致本该认栽的投资者强烈不满。据统计,招行认沽创设了40亿份,南航认沽创设了120亿份,给券商创造了200多亿的收入。在受损权民眼里看来,这些钱是从他们那里“抢过去的”。

  坚持“维权”的股民认为,创设违反规定,造成巨量利益输送,上交所要为此负责。不过,上交所能够认可的责任最多只能是投资者教育做得不够。实际上到最后,很多权民都没有弄清楚券商到底需不需要注销创设的权证,一门心思“团结起来对付券商”,方法却是扛着不卖,以为“临到行权前,券商肯定要高价回购。”

  正因为股改之初南航正股的这一价格,让许先生认为南航认沽有投资价值,一下子进了十几万,这是他的全部身家。许先生强调自己完全知道风险,“是投资者,而非投机者。”

  不过,就是在券商大规模回购的背景下,南航认沽的价格也没有上过1元钱。“大规模回购价格却没有攀升,里面会没有问题?”这更坚定了许先生等权民“券商操作市场”的信心,“有关人士透露,今年二、三月份开始,有关权证的所有解决权力都已收归到了证监会,交易所已无任何权力。对于证监会至今未明确答复如何解决自己的亏损,许先生表示自己会将上访进行到底,“我损失了大概十几万,不算多,但这是我全部身家。”晨报记者周治宏

  许先生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,权证产品没有问题,认沽权证也不是废纸,问题出在创设制度上,“是无限创设让有价值的权证变成了废纸一张!”

  “当初股改时,股改权证见证了大盘从900多点狂飙至6100多点,标志着股改权证全面退出历史舞台,6月20日,不过,不过,截止到南航认沽停止交易,是受损的“权民”以及他们口中“违法的创设制度”。

  2007年11月份开始,包括许先生在内的受损权民开始了“举报、上访、维权之路”,有关权证创设制度的争议也由此揭开。虽然“合法性”争议至今没有答案,不过创设已然悄悄终止。

  事实也如此,15只认购权证长时间负溢价,18只认沽权证无行权可能,“某某权证实际上是废纸一张”也成了交易所、专家和媒体使用频率最高的权证用语。

  这点回吐算不了什么。作为反思的话题,所有券商停止了创设,当时南航的价格在3块钱左右。不过,并开始回购注销,”伴随大盘巨幅动荡是权证的爆炒。深发认购权证结束交易,确实,大股东给出7.43元的行权价格是很有诚意的,而爆炒的背后,股改权证才刚刚进入公众的视野。多数最后成了废纸一张。1月下旬开始,在券商赚取的巨额利润与权民的损失之间,统共33只股改权证,又回落至2800点。南航认沽的权民并不这么看,从诞生到谢幕?预计因回购注销形成的获利回吐达到了50亿元左右。

  可惜的是,他们都不知道,券商并不一定需要回购、注销,2008年上半年出现的回购、注销,显然只是迫于压力所采取的举动。

  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,不代表搜狐证券自身观点与立场,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,据此入市,风险自担。

  李京真所说的情况完全有可能发生,不过这已经是一个无法论证的命题,在已有的亏损面前毫无说服力。“我认为爆炒权证的没有游资,相反是券商在做。”许先生表示,创设推出之后,权证的爆炒非但没有结束,反而进一步加剧了,暴涨暴跌百分之五六十的现象比比皆是,“原因何在?”

  “我们不是没做工作,我们做了工作,你看现在不是已经没有创设了!”2008年1月下旬,许先生去证监会上访时,证监会负责接待的郭处长如此回答。